关注最新活动资讯
分享免费福利吧

巴西一土著民族最后一名男性因患新冠肺炎死亡

新华社北京2月21日新媒体专电 据西班牙《国家报》网站2月19日报道,巴西86岁土著老人阿鲁卡·茹马2月17日因新冠肺炎并发症在亚马孙河滨城市波多韦柳的医院中去世,这里距离他生活的村落还需坐车120公里,再乘船两小时。

报道称,阿鲁卡是当天全巴西死于新冠肺炎的1150名病例之一,他的去世令其家人悲痛。他是茹马族最后一名男性,是该土著民族的活历史,也是一场民族灭绝大屠杀中的幸存者。阿鲁卡的三个女儿成为茹马族最后的人口,该民族在18世纪约有1.2万至1.5万人口。

据当地媒体报道,老人死于急性呼吸衰竭合并感染。根据巴西土著民族社会环境研究所的信息,阿鲁卡和另外6名族人年轻时躲过了一场针对他们民族的大屠杀,这场屠杀是那些想要掠夺他们土地上的橡胶和栗子的商人发起的,他们像猴子一样被猎杀,大约60名族人因此丧命。这是茹马族遭受的最后一次灭绝尝试,他们被史书描述为食人族,变态、凶猛,曾在20世纪中叶与社会有过接触。

报道指出,阿鲁卡的染病说明,新冠肺炎疫情已经影响到居住在巴西村落里的土著居民,巴西是全球疫情第二严重的国家。三个数字概括了这场国家悲剧:迄今已有24.2万人因此而死亡,近千万人感染,失业率高达14%。在居住在乡村的土著居民(居住在广阔土地上的一小群特别脆弱的少数民族)中,已有567人因新冠肺炎而死亡。茹马族人的生活也让人们看到了巴西土著社区在葡萄牙殖民之后被摧毁的历史,这些土著对于保护世界上最大的热带森林亚马孙雨林至关重要,因此对遏制气候变化也发挥关键作用。

人类学家埃德蒙多·佩琼在20世纪90年代认识了这些最后的茹马人。他在电话采访中解释说,阿鲁卡是仍然记得茹马族狩猎方式和手艺方法的最后一名茹马族男子。

据报道,在巴西,疫情通过亚马孙河流快速蔓延,土地入侵者成为传染源头,虽然疫苗也送到了偏远的土著部落,但是当地人对卫生工作人员并不信任。此外,整个巴西都面对疫苗紧缺问题。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福利巢 » 巴西一土著民族最后一名男性因患新冠肺炎死亡
支付宝红包